北京清泉利源气体器材有限公司(原北氧氧之源 )为专业经营各种气体公司,系原北京市氧气厂和普莱克斯气体营销。
·您目前的位置:首页 > 气体知识 >
气体知识
“限硫令”生效在即 洗涤器厂商竞逐船舶尾气处

    本报记者 彭苏平 上海报道

导读

    从长远来看,洗涤器的优势是不是明显,其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,业内尚有争议。

    “市场非常火爆,这周我们又要在香港签合同了。”谈起船用洗涤器的现状,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一一研究所(下称“711所”)动力装置事业部的一位业务人士语气里不无自豪。

    711所是中船重工旗下,也是国内唯一一家船用柴油机研发机构,2011年开始着手废气清洁系统(EGC)的研制。随着国内外船舶排放控制法规趋严,国际海事组织(IMO)颁布的“限硫令”又即将于2020年生效,711所收获了多个船舶脱硫洗涤器的订单。

    这只是船舶尾气处理市场的一个缩影。根据IMO的规定,从2020年1月起,船用燃料的硫排放上限将全部不得超过0.5%,全球船东们不得不尽快制定方案,以应对这日益临近的“大考”。相比而言,安装洗涤器因其方便、可控成为不少船东的选择。

    根据综合航运服务商克拉克森(Clarksons)的最新数据,目前订购洗涤器的船舶数量已经达到1262艘,按运力计算,这些船舶占现有船舶的3.9%,以及新船订单的27.3%。

    这给洗涤器厂商带来了难得的历史机遇。事实上,多家国外大型厂商订单已经几乎排满,2020年之前甚至已没有多余产能,这也让国内各厂商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不过,从控制排放的角度而言,安装洗涤器并不是唯一的选择,船东最直接的方式是使用低硫燃油,以及其他清洁燃料(如LNG)代替传统燃油,从长远来看,洗涤器的优势是不是明显,其市场空间到底有多大,业内尚有争议。

    “四五个厂商参与同一项目竞争”

    711所是国内较早进入船用洗涤器市场的公司,当前在国内市场占据较大份额。

    据上述711所业务人士介绍,自2015年起,公司便开始为客户提供陆用、船用的脱硫装置,目前陆上已经成功运用20余台套,船用方面也已经获得台湾最大箱船船东、意大利最大箱船船东以及希腊最大散货船船东等客户的实船订单,累计达80余套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市场需求增大,近两年来国内涌现出了不少民营洗涤器厂商,据不完全统计,约有20家厂商宣布进军船用脱硫洗涤器市场,它们中有不少则已经获得了可观的订单数量。

    例如,专注于船舶脱硫系统的上海蓝魂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据称有近50套的订单,其客户也多为国外船东。

    近期的一则消息显示,瑞典Stena Bulk公司计划为船队安装洗涤器,满足IMO 2020生效的“限硫令”要求,而其选择的合作对象正是上海蓝魂环保科技有限公司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山东佩森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也曾在7月9日宣布,该公司出口了“第一套国产船用洗涤系统”,洗涤系统安装在53000吨散货船“宝荣号”上,在山东鑫弘重工码头交付运行。

    根据官方介绍,佩森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也是一家主要提供船舶脱硫洗涤系统设计、制造、安装与调试“一站式”服务的公司,据悉已与台湾地区、新加坡、希腊、土耳其等多家船舶公司签订脱硫洗涤系统改造订单。

    “现在往往是四五个厂商参与同一个项目的竞争。”一位国内厂商市场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尽管产能并不宽裕,但大家争取客户的劲头都相当积极。

    不过在711所人士看来,市场的竞争还谈不上激烈,主要原因是,洗涤器在国内外市场都不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行业,各厂商的特点其实是比较清晰的。以711所为例,其进入市场较早,技术方面相对成熟。

    此外,尽管洗涤器的安装成本取决于系统大小和安装的复杂性,不是一个标准化产品,但整体而言,国内厂商的产品仍看得出来价格差距,另一方面,每个厂商的产能与排期情况也不尽相同,因此在面对客户时也算各有千秋。

    产能资源瓶颈

    事实上在IMO公布“限硫令”之初,不少船东相当排斥安装洗涤器这一解决方案,但随着日期临近,而低硫油与重质高硫油价差又居高不下,逐渐才有船东公开表态将为船舶加装洗涤器。

    “尽管废气脱硫洗涤在根本上不能抑制环境污染,今后洗涤器也将成为港口监管中重点的检查目标,但迫于当前的经济效益压力船东还是需要妥协。”中远海运重工一位业务负责人在一次行业论坛上表示。

    洗涤器在业内开始受到欢迎,甚至有机构预计,脱硫设备将在未来几年内增加10倍。据行业媒体“信德海事”报道,百力马航运经纪(Braemar ACM) 在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,彼时大约已有360艘船舶安装了脱硫设备,预计到2022年,将有3600艘船完成安装。